老中医论坛_传承中医的力量!
游客: 注册 | 登录 | 搜索 | 统计 | 设为首页 | 帮助


标题: 国医大师郭诚杰巧用黄芪经验


laozhongyi

超级版主 
Rank: 8Rank: 8

UID: 1
精华: 1
积分: 13
帖子: 506
经验: 07级 已经发了506篇文章咯快8级咯
阅读权限: 150
注册: 2006-11-14
失踪:
 
发表于 2016-7-5 19:22  资料  个人空间  短消息  加为好友 
国医大师郭诚杰巧用黄芪经验

    


  ·郭诚杰教授认为,临床大凡黄芪用量在15克以下者,补益效应偏小,其作用主要在于协助补气、助气行血、托里排毒和强身保健四个方面。

  ·黄芪临床用量在18~30克时,补气效应才能显见,此剂量主要治疗因气虚显著而致的头晕、水肿等病症。
  ·重用黄芪之量,大于30克,才可发挥升举下陷、固气摄脱和益气通脉之效。
  ·强调黄芪应单独水煎,这样独具其身,补气力强,再与其他药汤兑服,其效优于合煎。

  国医大师郭诚杰教授从事临床数载,擅长运用中医方法治疗内、外、妇、儿等各科疾病,特别对疑难杂症的治疗独具思维和方法。郭诚杰教授临床经验丰富,治疗手段或针、或药、或针药结合,运用灵活,每收良效。
  黄芪味甘性微温,善于益气升阳,固表敛汗,托毒生肌,利水消肿,郭诚杰教授对黄芪的临床应用十分广泛,继承中又有创新,其对炮制(或生用,或蜜炙,或盐炒,或酒浸)有考究,用量(大、中、小)有法度,煎服遵症情,据证遣用,得心应手,效如桴鼓。
  
  剂量偏小,功于助行

  郭诚杰教授认为,临床大凡黄芪用量在15克以下者,补益效应偏小,其作用主要在于协助补气、助气行血、托里排毒和强身保健四个方面。

  气虚不甚,力在助补

  临床凡精神不振,稍有倦怠乏力,呼吸气短,脘腹虚胀,少食便稀,身体微肿的轻型肺气虚、脾气虚、脾肺气虚的患者,治当补脾益肺。郭诚杰教授认为,其补速不宜过快,补量不宜过猛,最适缓补,药味宜少,药量宜小,常用党参、人参、白术、茯苓、山药、黄精之类,以四君子汤、六君子汤、参苓白术散等为代表,郭诚杰教授常在这些方药中加入6~12克小剂量的炙黄芪,与其他药物同煎同服,常常收到较佳疗效。郭诚杰教授认为,小剂量的炙黄芪有助于补气药物更好地发挥补气效用。

  血虚之证,补血行血

  郭诚杰教授认为,黄芪虽主以补气为功,然而于血虚患者治疗中加入少量黄芪,可起到补血、助气行血之效。气之与血关系密切。“气行乃血流”“气为血之帅”“血为气之母”。《难经本义》云:“气中有血,血中有气,气与血不可须臾相离,乃阴阳互根,自然之理也。”气旺则血充,气虚则血少。同时气推血行,只有气充,才能有力推动血行,使血达到濡养之目的,正如《血证论·阴阳水火气血论》云:“运血者即是气。”故郭诚杰教授临床治疗血虚诸疾时,必在补血方药如四物汤、胶艾四物汤等中加入黄芪以补血行血,提高疗效。

  辅佐正气,托里排毒

  郭诚杰教授治疗中后期乳痈(含浆细胞性乳腺炎)及其他痈肿疮疡者或其早期而正气虚者,均在清热解毒、消肿散结的方药中加用小剂量生黄芪,取其托里排毒、辅佐正气之意,其用量多不超过12克。

  如治疗39岁王姓患者,产后1个月因乳汁郁积右乳结块、疼痛,1周后右乳头下方3厘米处结块较硬,局部微红,肿胀,发热,疼痛加重,考虑孩子正在喂奶不愿内服药物,经外院外敷药物治疗1月,疼痛有所减轻,余症如故。郭诚杰教授察其患者精神可,舌红苔薄黄,脉弦数。乳房局部红肿发热,肿块变软,为乳痈脓已成而未溃破,遂处以生黄芪12克,当归9克,川芎9克,瓜蒌15克,赤芍9克,白芍9克,皂刺6克,炒山甲4克,蜂房6克,连翘12克,蒲公英15克,生甘草3克。服3剂后局部溃破,疼痛著减,热退肿消,后生黄芪增至15克,加减服6剂而愈。

  泡水煮粥,强身健体

  黄芪不仅是名药,更是强身健体的上等补品。“常饮黄芪水,强身又健体” ,“常喝黄芪汤,身体保健康”是郭诚杰教授的口头禅。他常用黄芪5~10克泡水代茶频饮,解除乏困,消除疲劳,健身防病。对于气虚体质表现为支持力差、易于出汗、经常感冒者,郭诚杰教授诉其常服黄芪水或黄芪精,也可做黄芪药粥食用。郭诚杰教授推崇黄芪粳米粥(黄芪10~12克,粳米40~50克,大枣10枚,熬粥,可小补中气,强身健体)、黄芪枸杞猪骨汤(黄芪15~20克、山药15~20克、枸杞15~20克、猪骨数块、薏仁15~20克、红枣5~10枚,可益气健胃,强腰补肾)等,长期食用,必收其效。

  中等剂量,补气效著

  郭诚杰教授认为黄芪临床用量在18~30克时,补气效应才能显见,此剂量主要治疗因气虚显著而致的头晕、水肿等病症。郭诚杰教授认为,气虚较甚者,用药当首选炙黄芪,因为炙黄芪为补气要药,以补脾肺之气见长,今气虚明显,必速补峻补,方能速捷力显,若用量偏小,则药力不足,杯水车薪,延误病情。同时强调黄芪应单独水煎,这样独具其身,补气力强,再与其他药汤兑服,其效优于合煎。

  低血压性头晕治验

  郭诚杰教授治疗低血压性头晕,常在补血补气药中均加入炙黄芪20~30克,其补力大为增强。2012年9月6日治一头晕5年女性患者,每逢月经期、劳累、熬夜后加重,视物昏花,头脑昏蒙不清,时伴恶心,失眠多梦,舌淡苔薄白,脉沉细无力。多次测定血压70~80/50~60mmHg。处方:党参15克,白术12克,茯苓10克,黄精12克,阿胶6克,天麻10克,当归12克,川芎10克,熟地10克,白芍10克,麦冬10克,五味子10克,大枣6枚。2012年9月13日复诊,诉其服6剂后诸症变化不明显。郭诚杰教授依前方仅加一味炙黄芪30克,并嘱单煎兑服。3剂后复诊,前诉症状明显好转,再服20余剂诸症消失。

  气虚水肿治验

  郭诚杰教授临床治疗气虚水肿,多尊崇张景岳“凡水肿等证乃肺、脾、肾相干之病,盖水为至阴,故其本在肾;水化于气,故其标在肺,水惟畏土,故其制在脾”之说,认为水肿多为肺脾肾三脏气虚所致,肺气虚不能通调水道,脾气虚失于运化水湿,肾气虚水无所主。黄芪具补气而利水消肿之功,适应于气虚水肿之小便不利,其典型代表则是《金匮要略》中的防己黄芪汤。郭诚杰教授临床常喜生品,剂量一般为20~30克。如一患者,双下肢凹陷性水肿五六年,午后加重,夜尿多,少汗,乏力纳差,食后脘腹胀满,时轻时重,多方求医效果不佳,郭诚杰教授给予防己黄芪汤加味治疗,其中生黄芪用量30克,连服6剂,浮肿明显消退,后以此方稍做化裁治疗月余病愈。

  欲起沉疴,重用其量

  郭诚杰教授认为,重用黄芪之量才可发挥升举下陷、固气摄脱和益气通脉之效。凡临床中气下陷、失于升提的各种内脏下垂(胃下垂、肾下垂、子宫脱垂、脱肛等),吐血、衄血、便血、尿血、皮下及内脏各种出血等之脾气虚衰、失于统摄和气虚血瘀、脉络不通之中风偏枯、手足不遂,肺气虚弱、卫表失固之体虚自汗、气阴两虚之盗汗诸证,只有重用其量,才有可能挽危候,起沉疴。

  重补中气,升举下陷

  黄芪味轻性浮,秉善升发,既能补益肺脾之气,又善升举下陷阳气,为益气升阳之要药。《本草正义》云:“黄芪,补益中土,温养脾胃,凡中气不振,脾土虚弱,清气下陷者最宜。”张锡纯云:“黄芪既善补气,又善升气。”李东垣创立的“益胃升阳”法以补中益气汤为代表流传千古,方中以黄芪为君药补中升阳。郭诚杰教授临证凡见中气虚衰,气虚下陷之脏器下垂、脱肛者皆重用黄芪,一般用量为40~60克,以益气升提,举陷固摄,恢复中焦气机。
  2013年9月12日治一位42岁女性患双侧肾下垂2年的患者,方药:炙黄芪60克(煎汤兑服),党参15克,炒白术12克,茯苓10克,山药10克,柴胡10克,升麻10克,陈皮10克,砂仁10克,川断30克,熟地12克,牛膝10克,炒麦芽30克,炙甘草5克。连服20剂,自觉精神好转,乏力、纳差、腰部下垂、困感明显减轻,继服原方,其用量略作调整,共服40剂后,精神可,乏力、纳差、腰部下垂感消失,彩色B超检查:双侧肾脏位置恢复正常。

  气虚崩漏,益气固冲

  郭诚杰教授对气虚,气不摄血之各种出血,包括妇女崩漏,治疗以健脾益气、摄血固冲为治法,以归脾汤为主方施治,方中重用生黄芪,用量多为30~60克。
  边某,女,36岁,2014年3月10日就诊(月经第3天)。主诉:半年前因连续加班劳累后阴道突然大量出血,随即去当地医院给予止血、输液治疗后血止。近半年来每次月经周期和行经时间均延长,分别为40~50天、10~15天不等,且于非月经期间阴道时有出血,点滴而下,血色鲜红,无块,伴有面色萎黄,头晕目眩,心慌气短,困倦无力,失眠多梦,汗出,舌淡少苔,脉细弱略数。郭诚杰教授诊断为崩漏,其证型为气虚失统,阴血亏少。治宜健脾益气,养血固冲。方药:生黄芪40克(单煎兑服),党参20克,白芍12克,当归15克,熟地12克,川芎12克,炒白术12克,川断15克,炒蒲黄6克,阿胶8克(烊化),地榆炭15克,炙甘草5克,水煎服。服上方3剂后阴道仅见点滴出血,继用上方3剂月经干净,但仍感神疲困倦,说话无力,心慌,眠差,腰酸,脉沉细无力。宜益气健脾,养心补肾。方药:生黄芪、炙黄芪各30克(合煎兑服),党参20克,炒白术15克,山药12克,白芍12克,当归15克,熟地15克,川芎12克,桂圆肉12克,炒枣仁20克,茯神20克,川断20克,菟丝子12克,炙甘草3克,大枣6枚,服15剂,诸症基本消除,继服10剂以巩固疗效,随访3个月疗效满意。

  中风偏枯,补气活血
  黄芪益气作用人所共知,然其也具活血通络之功。《名医别录》载黄芪可“逐五脏间恶血”。《本草逢源》述黄芪能“调通血脉,流行经络,可无碍无壅滞也”。清代王清任更是气虚血瘀理论用于临床的典范,创立的“补阳还五汤”为治疗中风偏瘫的代表方,方中生黄芪为主药,用量达120克。大量研究资料表明,足量的黄芪是补阳还五汤治疗中风取得疗效的重要保证。郭诚杰教授非常赞赏、推崇王清任中风气虚血瘀论,临床凡见半身不遂皆以补阳还五汤加减治疗,其中黄芪用量少则60克,多则120克,其新病者用量较少,后遗症期和恢复期用量均较大;偏瘫之上下肢可动者用量偏少,不动、难动者用量偏大;无气虚者用量较轻,气虚明显者重用其量;血压正常或偏低者重用,血压偏高者轻用(配合服用降压药)。
  郭诚杰教授曾治一左侧上下肢偏瘫两年、伴肌肉明显萎缩的患者,郭诚杰教授以益气活血、祛瘀通络为法,用补阳还五汤加减治疗,其中生黄芪120克,一日一剂,并嘱每日坚持康复训练,半月后瘫痪侧知觉、运动较前稍有好转。继用上方随症加减治疗3个月,患者生活基本自理。

  固摄卫气,益气敛汗

  黄芪能固表止汗,其作用如《内经》所云: “卫气者, 所以温分肉,充皮毛,肥腠理,而司开合也。”卫气虚弱,腠理失固,则见自汗、盗汗、黄汗、战汗、产后汗出不止。郭诚杰教授治汗证常以玉屏风散加味,其中黄芪用量都在50克以上,有的高达100克。
患者李某,因一次感冒后五年来静时汗出,动则尤甚,稍有重体力劳动则大汗淋漓,伴畏恶风,乏力,便溏,舌淡,脉沉无力。当地中医医院给予固表止汗、养阴敛汗治疗效果均不佳。脉证合参,郭诚杰教授辨证为脾肺气虚,卫外不固,营阴外泄,治当补脾益肺,敛阴止汗。方药:生黄芪80克,防风12克,白术15克,党参12克,麻黄根12克,五味子12克,浮小麦一把,服14剂后,自述自汗明显减少。继用该方加减治疗,生黄芪用量在60~80克, 前后共服30余剂,诸症消失,半年后随访疗效巩固。

您是本帖第 2265個瀏覽者


顶部


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7-11-22 06:58
清除 Cookies - 联系我们 - - Archiver 备案序号: 鲁ICP备06040833号

Powered by Discuz! 5.5.0  © 2001-2006 Comsenz Inc.